65岁老人被5恶犬围攻致头部严重撕裂伤

犬伤Ⅲ级,面积为13×13cm的头部严重撕裂伤……近日,陕西杨凌示范区的建筑工地里发生一起流浪犬围攻撕咬75岁轻微老年痴呆患者老人的恶性事件。12月6日,南都记者从受伤老人赵爱爱处获悉,当天已经是她住院的第五天,被狗撕咬的时候她是“糊涂”的。现场目击者拍下了令人揪心的视频。南都记者从老人的家属处获悉,老人后续的植皮手术费用可能高达15万元,这对一个失地农民家庭是沉重的负担。另外,工地相关人员和当地警方初步认定,“肇事狗”为流浪犬。流浪犬恶性伤人事件再次引起关注。

看到现场视频

女儿“痛不欲生”

12月6日,受害老人赵爱爱的女儿徐燕(化名)给南都记者发来事发现场的视频。从视频中可以看到,一名老人倒在地上被四只体型相当的狗围攻和撕扯,在此期间老人发出哀嚎。40秒的视频里,空旷的工地里,没有出现前来营救的人。在另外一段8秒的视频里,楼上的拍摄者隔空吆喝犬只,大声怒斥“走!”。

事发后老人被送往医院。医院给出的初步诊断为犬伤Ⅲ级,面部多处皮组织缺损以及严重软组织撕裂伤。

从徐燕提供的受伤图片可以看到,老人的头部露出一大片连皮带肉撕开的伤口。南都记者获悉,12月6日是老人赵爱爱在杨凌朝阳医院就医的第5天。据医院出示的急诊病历,由于狗的扑咬,导致赵爱爱“头顶至前额约13×13cm深至皮下前至前额发际处的头皮缺失的伤口,左眼角外侧上方有3.5×3.5cm深约1.0cm撕裂伤,头顶处偏厚有2.0×2.0cm大小的稍浅不规则破损,均有活动性出血,左上肢……可见有大小不等多处约绿豆大小瘀斑。”

事情发生在12月2日,当天下午5时许,老人独自出门去附近买冰糖。徐燕告诉南都记者,由于老人患有轻微老年痴呆,“对方向辨认不清,从商店出来以后应该往西走,结果她往东走,越走越远,一看见有个门以为是自家门,她就进去了。当时工地的保安也没拦她,就这样进去了。”

当徐燕看到现场目击者发来的视频时,她感到了“痛不欲生”的感觉,“当时只有流泪失声痛哭,老人家头部的伤特严重,我都没办法形容那种感情。”据了解,目前视频拍摄者不方便露面。

狗被击毙

工地负责人称是野狗

12月6日中午,卧床养伤的受害者赵爱爱告诉南都记者,她回忆被狗撕咬的时候她是“糊涂”的。她表示,“现在头有点晕,能感觉到还有点疼。”徐燕表示,母亲睡觉的时候会说梦话,“狗你咋咬我你咋咬我,我又没招惹你”。

徐燕表示,老人的前期治疗主要是打预防针,“狂犬疫苗,破伤风还有蛋白,再一个就是消炎”,目前已花费5000多元。徐燕一家来自杨凌区徐西湾村,是失地农民,姐弟三人,主要是靠儿子给老人养老,经济不宽裕。徐燕表示,接下来的植皮手术可能要十几万元,目前她没日没夜地陪在母亲身旁照顾,弟弟主要是去讨说法和索赔。

据了解,老人被咬伤的事发工地是由一家名叫杨凌神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建设,施工单位为杨凌华恒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南都记者按照该工地公示栏信息拨打多位项目负责人电话,其中有的表示自己已经调走了,有的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一位名叫魏讲民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咬伤人的狗是野狗,事发后已经被警方击毙。这个信息也得到了徐燕的证实,她表示,12月3日中午,特警就已将4条伤人的犬击毙。

12月6日下午,徐燕的弟弟徐俊(化名)告诉南都记者,这两天讨要说法都没有得到回应,他说,通过他问询附近的街坊得知,工地以前也曾出现过好几次狗伤人的事件。他表示,医院建议这两天转院治疗。

据华商报报道,对于“肇事”恶狗是否有养犬证登记,为何在工地会出现这么多没有拴绳的狗,杨凌示范区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初步调查系流浪狗,具体情况需联系该局政治部。

陕西连邦律师事务所陈辉律师表示,此事中,无论肇事的狗是否属于无主流浪狗,建筑公司作为该工地承建单位,对该工地安全设施都应承担管理责任。此外,涉事工地设有围挡设施且有人值守,却未能对非工地人员、外来流浪狗起到阻挡等义务,作为管理方由于其管理不善导致工地出现流浪狗并伤人,应对伤者承担赔偿义务。

发表评论